•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第14章 第十四章

      作者:巧克力的王子餅干
      更新時間:2019-05-17 22:12
      點擊:162
      章節字數:2483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直到被人在臉上狠狠砸了幾拳,樂惠還有些恍惚,自己跟著師父十多年,無數次入窩點搞破壞,密林被毒販圍堵,最后卻在這里翻了船,太真實了。

      “說,你們在這里干什么?”鹽水打濕的頭發被人從后面揪起,被迫露出脆弱的脖頸,樂惠用舌頭舔了舔嘴角,刺痛感傳來,猜測應該是被打腫了。

      見女人沒有回答,站在另一邊的敵人沖著她的臉頰又是幾拳,打得樂惠悶哼出聲。

      “你是誰?做什么?去哪里?”

      陰冷灰暗的房間上方,監控探頭冷漠得注視著下方的凌虐,順著線路出現在一排顯示器中,站在顯示器前的幾個人也非常眼熟。

      模擬戰俘營幾乎是每個特戰里都會經歷的過程,就算不知道電視劇里也經常會有類似的橋段,在回營路上被埋伏,怎么都不可能是訓練新兵們的待遇,剛開始大家心里都有所懷疑,面對全副武裝的敵人都一問三不知,但這個傳統能夠一直保留下來,可就由不得他們不信。

      沒過多久,熱身環節結束,進階類道具用在了新兵身上,不少被綁在椅子上的新兵也開始掙扎,無聲的監控也顯得毛骨悚然。不過緊盯監控的幾人卻沒有絲毫動容,連長只是靜靜的查看監控,指導員和彭主任根據監控中個人的反應輕聲討論,幾位軍醫更是拿著筆記評估新兵承受能力。

      “咳咳...”濕毛巾從臉上拿開,樂惠難受得彎腰咳嗽,水夾雜著血沫從嘴里噴出,心里的懷疑卻是越發重,這些人刑訊手法太過專業,似乎出于什么目的。可惜的是樂惠沒接受過系統的軍校訓練,從小和師父到處跑根本沒機會看什么特種電視劇,反倒是她最相信這次意外俘虜。

      “早點說就可以少受點苦”,全副武裝的敵人捏著濕毛巾,陰惻惻的說道。

      樂惠挪了挪身體,心里吐槽這種說話方式倒是和那些引誘退出訓練的教官有點像。


      監控這邊的藍逸一邊記錄新兵表現,另外還分神給屏幕最中央的樂惠,指導員和主任細碎的討論中也經常提到她。瞧著屏幕那頭還顯得游刃有余的女孩,藍逸的眼里顯過掙扎,握筆的手更是忍不住用力。

      “報告首長,已經準備好了”門口有士兵報告。

      “好,打開A13房間的聲音。”

      很快房間里傳出樂惠所在房間的對話聲,收音很清晰,就連樂惠掙扎時手腕與鐵椅的麻繩摩擦聲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藍逸,去吧”,彭主任側身,沖著藍逸點了點頭,其余幾位軍醫一臉茫然,首長面無表情而指導員卻收了平時的笑臉。

      藍逸深呼吸,點了點頭,將筆記交給身邊的李妍,隨著門口的士兵一起離開。

      另外幾個軍醫剛開始還有些茫然,但是隨著A13房間人員進出,架設了一臺顯示器,隱隱猜到了首長們的意圖。

      馮金宏瞧著一旁的主任,心里忍不住嘀咕,難怪這次主任也要過來,原來是要進行這類的刑訊手法嗎?但...但這應該違法了特種訓練規則吧。

      樂惠瞇眼瞧著幾人進進出出,總覺得走路身形有些不對勁,可還沒等她想明白,就看到一臺顯示器放置在了自己面前。

      “喲..”受刑許久還沒水喝的聲音有些粗啞,樂惠停了停,不想讓示弱的咳嗽聲涌出,“...這是有娛樂節目助興?那我待遇還不錯啊。”

      “最后問你一次,你是誰?做什么?去哪里?”

      見樂惠沒有回答,他冷笑兩聲,打開了顯示器,里面赫然是藍逸被兩個武裝人員拽到臟兮兮的地墊上,其中一個還瞧了瞧進來的方向。

      “沒想到還有漂亮的女醫生”,迫不及待撲倒在藍逸身上的武裝人員單手制住女人的雙手舉過頭頂,另一手在自己身體胡亂摸,但誰都能猜到他想做什么。

      “艸!你們做什么!”,反應過來的樂惠猛地看向一旁專注看屏幕的武裝人員,“你特么有本事沖我來,欺負別人算什么!”

      “別激動,認真看”,一人壓住樂惠前傾的身體,將人死死壓在椅子上,樂惠咬緊牙挪動四肢,妄圖從掙脫束縛,這些人專業素質的確過硬,先是彈性較好的塑料綁繩,再加上浸過油的麻繩根本沒有掙脫的機會。

      只見鏡頭那邊,另一個男人俯身擋住了藍逸的上半身,雙手伸入了她的軍裝中,白皙的皮膚隨著藍逸的慘叫,在兩個男人身形下若隱若現。

      樂惠只感覺一團火氣直沖大腦,克制不住的暴虐情緒讓人忍不住想要破壞,只見她腳尖用力往后傾,直接倒在了毫無防備的后面武裝人員身上,繩索因為一直用力掙扎,雖然沒有掙脫但也有少許的寬松,或許是運氣好,倒地的時候她的右手距離敵人大腿綁匕首位置很近,一邊身體用力往后壓,給敵人造成窒息威脅,另外一邊扣住匕首沿,忍著勾勒的劇痛將匕首勾住,反手握住摩擦,由于另外一個敵人站的位置,并沒有第一時間看到樂惠手中的匕首,只是將樂惠的椅子扶起。而上空監控探頭則是將樂惠的意圖暴露,連長立馬安通通訊器提醒,邊上的指導員則是搶過身邊人員的耳機,讓人支援。

      但是樂惠心狠程度出于了在場所有人的意料,只見她絲毫不顧及繩索下的手腕,繩索連著血液噴出,樂惠的右手恢復了自由。原本反握的匕首向下揮,首先解放了右腳,這點也出人意料,一般在這種情況下,大部分人會選擇先解開左手,保證雙手自由,而樂惠卻是解右腳,而這樣她就能單腳起身對抗屋內的兩人。

      畢竟是自己人,屋里的兩人也不敢開槍,一人拿刀一人拿棍沖樂惠打去,后者彎腰躲避攻擊的同時劃開左腳繩索,隨后左手握椅把,利用椅子的體積和揮舞重量將人逼退,隨著最后一道銀光,樂惠右手往前刺向眼前的敵人。

      擊、刺、挑、帶、正反手,倒不是兩人近戰實力不夠,但遇上了樂惠最擅長的近戰攻擊,還是直接節節敗退。當然這也是連長的命令,讓他們不要與樂惠近身交戰,保持距離往門口方向撤離。

      短短的10多秒激出兩人一身冷汗,滑過眼睛的汗水都不敢擦拭。這時身后鐵門被人從外踢開,一群持槍全副武裝的人員走進房間,站在最中間的幾人樂惠也都認識。

      氣紅眼的樂惠瞇眼瞧著面前的幾個人,其中幾個軍裝外套著白大褂的人嘴巴張張合合但她卻聽不清,直到一個女人推開門口的士兵,站在她的面前,用手撫摸她冰冷的臉頰,樂惠這才回過神來,笑著丟了匕首。

      其實在她摸到匕首的時候就明白了不對勁,這些人戰術性太強,雖然刻意偽裝卻還會透露出軍人的高效,而那把匕首樂惠曾經在訓練營天天使用,野狼的標配武器。

      “...好玩嗎?”,樂惠瞧著眼前衣裝整潔的女人,不知道自己臉上是什么表情,可聲音里卻帶了些顫抖。

      眼前的女人沒有說話,握住樂慧血流不止的右手,身后的人遞過繃帶和碘酒,就在眾目睽睽之下為樂慧包扎傷口。

      “通知下去,演習結束”

      鄔金代替連長開口,驅散了房間里的眾人,這場模擬戰俘終于是結束了。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广东快乐十分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好运来彩票手机版app下载 双色球复式投注金额查询表 新二网上 济南小姐安全套 北京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时时彩开奖结果 篮球即时比分 时时彩软件 广州11选五全天人工计划 931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