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第44章 受欢迎和爱吃醋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3-22 14:30
      点击:169
      章节字数:49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绫波零x明日香(x整个梗都是?#37259;?#37027;句“根本就不到我这里来”,看完El Cazador差点被?#20154;潰?#33258;动脑补了丽香……




      从入学的第一天开始,铃原樱就隐约感觉自己未来四年的生活不太可能一帆风顺。原因非常简单,她有个沉默寡言,身娇体弱的室?#36873;?#27785;默寡言意味着她们也许难以进行深入的交流,身娇体弱则表示她没准还得时不时地照顾对方。相处不足两天她就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室友非常内向怕生——光从形象和性格上就能感受到这一点不说,除此之外,开学最重要的两项活动竟?#27426;?#34987;她以身体不适为由推脱掉了。




      “绫波,明天晚上的新生舞会你会参加的,对吧?都已经错过开学典礼和跟前辈的交流会了,舞会要是也错过了……那不就等于没有开学嘛!”这可是一辈子只有一次的事,实在没有道理错过。樱发自真心地希望室友能够尽快适应大学生活。




      “我不知道……我……不太习惯那种人多热闹的场合。”绫波零温声细语地回答。相较迷茫这种情绪,惊讶在她心中占比更大一些——室友竟然主动邀请她去参加舞会。她还以为在见识过她这张冷淡的面?#23383;?#21518;,樱会自觉地知难而退,放弃和她交友的想法。倒不是她性格乖僻,不想与人为善。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对待她的,只有极少数人愿意了解她的内心。




      “就当是陪我去,怎么样?不知道她们都是从哪找来的舞伴。总之,一个人孤零零的可就太惨了……你陪着我,我陪着你,就算不跳舞,坐在一起感受一下气氛也不错,你觉得呢?”樱说着坐到了零的身旁,撑起下巴充满期待地望着她。零完全不忍心拒绝——樱的热情和开朗让她想到了另一个人。




      “零,明晚的新生舞会你会参加的,对吧?拜托了,开学到现在?#19968;?#27809;有见过你。”




      “明日香真的很忙吗?”临睡前收到?#37259;?#22899;友的短讯原本是件好事,可零犹豫再三之后,最终还是添了这么一句,“一直都没有来?#27425;搖?rdquo;




      “嗯!真的好忙!绝对不是有意忽略你的!既要准备开学典礼的发言,又要主持新生的见面交流会,我跟四眼简直忙?#27809;?#22825;黑地!”




      零下意识抿住嘴唇,感觉既生气又好笑。在这种时候忽然提起不相干的人——明日香平时最喜欢说别人是笨蛋,可在零的眼中,她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笨蛋。




      “舞会的事情,我会考虑的。”这句话里有一点赌气的成分。?#27426;啵?#23601;?#27426;?#28857;。




      “新生舞会这种事情,一个人可是只有一次的。”




      “明日香如果参加了明天的舞会,不就有两次了吗?”




      “才不是!我去年没有参加!”




      “嗯?为什么?”




      “因为你不在啊,笨蛋。以前你不是说过吗?到了大学里,如果有可能的话,会和我跳舞。我可是非常期待的!”




      “所以……明日香没有参加自己的舞会,是为?#35828;?#25105;吗?”




      “当然!”




      零紧握住?#21482;?#22312;黑夜里绽开谁也看不见的笑容。由于身体原因,她在中学时期曾经休学一年,没能和青?#20998;?#39532;的恋人一同升入大学。原本她们是同级生,无论做什么都习惯待在一起,现在却错开了一个年级,而身兼数职的明日香又事务繁多,以至于她们连见个面都不方便。开学这两天零一直感觉非常委屈,可又不擅长表现自己的情绪,幸好明日香猜到了她的心思。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在看见这些话的时候烟消云散了。想不到明日香竟然认认真真地等了她一整年,连自己的舞会也不参加,宁愿做同学眼中的异类,也要和她跳一支舞。




      “我会去的。”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明日香捧着?#21482;?#24515;满意足地笑了半天。零只是看?#20808;?#26174;得冷淡疏离,让人感觉难以接近;实际在明日香跟前,她的情绪丰富得就像万花筒,五花八门层出不穷。只不过,想要正确理解零的心?#21152;?#26102;候并不容?#20303;?#35201;不是仗着交往多年的经验,明日香说?#27426;?#20063;没有十足的把握。




      笑够以后,明日香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打开衣柜门左顾右盼了半天——她不知道应?#20040;?#21738;一件衣服才好。




      “?#26775;?#22235;眼,明晚我要去参加新生舞会,快帮我看看穿什么好。”




      “新生舞会?你又不?#20999;?#29983;,瞎凑什么热闹?”真理回过头?#37259;?#26126;日香,满脸莫名其妙。虽然她们既是优秀学生代表,又?#33540;?#29983;会的高级干事,但筹划舞会和参加舞会却不可以混为一谈。那是专门提供给新生,方便他们互相认识的场合,前辈们通常都会自觉避?#33579;?#32780;不是跑去打搅。




      “我家里有人?#20999;?#29983;,不可以吗?”她和零从小一起长大,什么情况都瞒不过父母的眼睛,关系甚至获得了家里的认可,她早就把零看成是家人之一。




      真理忽然来了兴趣:“从来没听你说起过!那我也要去!去看看你那位家属!男生还是女生?长得好不好看?”




      “你这?#19968;?hellip;…先帮我挑衣服!”




      “千万不要穿得太好看,否则会一直有人向你搭讪。上?#25442;?#25105;可算是见识过了。”真理眨眨眼睛,指着一套黑色西装笑说,“就它们吧,很衬你唷。”




      “你确定?这是舞会,又不是葬礼。”黑色西服搭配黑色衬衣,看?#20808;?#31616;?#26412;?#20687;黑社会一样。根本不能相信这?#19968;?#30340;品位。




      “嘛,要是想被讨厌的男生搭讪,就尽管穿漂亮的裙子好啦。这是我的经验之谈。明天我也会这样穿。话说回来,你去参加舞会是为了什么?不是想去认识新人吧?”




      “当然不是。说过了啊,我是去见?#35828;摹?rdquo;




      “家里人而已啦,至于穿得那么特别吗?这样就好?#27515;病?rdquo;




      “真像你这样想,我?#27426;?#20250;死得很惨。”




      “哈?”




      “算了,你怎么会明?#20303;?rdquo;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考虑再三以后,明日香最终还是决定听取真理的建议,?#37027;?#28316;进会场,以免引起其他?#35828;?#27880;意。




      事实证明她还是太天真。




      “绫波,你看那边!快看!那就是我前天跟你提过的两个学姐!”




      顺着樱的手看过去,零发现明日香被一群人围在门边,身旁还有一个留着栗色长发的高个女孩——是明日香的室友,零对她有印象。




      “那个红头发的学姐还在开学典礼上发言了呢!前天在新生交流会上也见过她俩!”樱兴致勃勃地凑到零身边,对着门口的人群指指点点,“她们特别受欢迎。听说都是混血儿,怪不得这么好看!”




      零端起桌上的果汁,象征性地尝了一口。这两天听樱提起在交流会上遇见的前辈时,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被谈论的人其实就是明日香。




      “很受欢迎……”虽然不是意料之外的事,但总觉得?#37027;?#26377;些复?#21360;?br />




      “?#33540;劍?#19981;知道她们为什么会?#27425;?#20250;!我也想过去看看,你要一起吗?”




      “不了,我在这里坐着就好。”零勉?#32771;?#20986;一个微笑。看样?#27185;?#26126;日香一时半会是过不来了。相比?#20999;?#23545;明日香充满好奇的同学,她想知道的是,明日香要花上多久才能拨开人群走向她。




      “啊啊,能不能让?#39029;?#21435;啊?”明日香踮起脚四处张望,始终没有发现零的身?#21834;?#22905;已经心?#27604;?#28954;了,可真理却?#25442;?#19981;忙,不仅跟周围的学妹们相?#24178;?#27426;,而且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还不打算帮她解围。




      “四眼!”她咬牙切齿地用肘撞了一下真理的腰,“快把我弄出去!全都怪你!没事瞎打什么招呼!”




      “公主,这样讲就太不公平了,明明是因为你的发色太显眼我们才暴露的。”




      “你还敢说!”




      紧接着明日香听到有人小声议论:“为什么真希波学姐叫式波学姐‘公主’啊?她们是情侣吗?”




      “哎?是情侣吗?难怪穿得这么般配!”




      “不是不是!”明日香一边摆手澄清,一边奋力地挤出包围。




      真理扶着眼镜伸手替她开路:“不是情侣唷,你们可别误会啦。”




      零静静地坐在角落看了半天。明日香依旧被围在门口不能动弹,虽说目光一刻不停地在?#24050;埃?#20294;两?#35828;?#35270;线始终没有相交。




      “根本就没有看见我。”零低下头小声埋?#26775;?#25235;起桌上没人碰过的鸡尾酒稍稍尝了一口。味道酸酸甜甜的,感觉意外的不错,但对她来说还是过于辛辣了。她放下玻璃杯,整个人缩进沙发里,抱起靠垫闭目养神。也许今晚她们不会跳舞了,明日香那么受欢迎,根本就不缺舞伴。




      “绫波,你怎么了,感觉不舒服吗?”樱拍了拍零的肩膀,眼神关切地望着她。




      “不,我很好。”




      “那就好。学姐她们到那边去了,感觉好像是来找?#35828;摹?rdquo;




      “那边?”零愣了愣,坐直身体看向远处,发现明日香已经站到了大厅的另一头。她们之间隔着数不清的人,要不是那头显眼的红发,她恐怕根本就找不到明日香。




      “凑近了才发现学姐是真的很好看呢。穿得好帅气啊。”樱笑盈盈地说,“就是脾气不太好的样?#27185;?#26377;点急躁。”




      “你说的是哪一位?”




      “红头发的,她们两个名字都好长,我一个也没记住……咦,你笑了,绫波,你会笑啊!笑起来这么好看,下次就别那么小气总是绷着脸啦。”樱惊?#24808;?#24120;地捏住零的脸颊。零罕见地没有反抗——以前明日香也对她说过类似的话。




      “喂喂?#26775;?#24555;把手松开!”少女清脆的嗓音忽然从上方传来。零和樱不约而同地抬起头,发现明日香正叉着腰气势汹汹地?#37259;?#22905;俩。




      樱不知所措地松开手,表情既困惑又迷茫:“学姐?”




      真理从背后拍了拍明日香的肩膀,伸长脖子四处张望:“公主,你那位家属到?#33258;?#21738;里啊?都找了半天了。”




      明日香没好气地指着零:“就是她啰。”




      “哈?不会吧?长得一点也不像啊,不是亲生的吧?你们是重组家庭?”




      “你在胡说?#35828;朗?#20040;?她是我女朋?#36873;?rdquo;




      零一句话也没说,只是?#37027;?#22475;下头,拿靠垫遮住了?#25104;?#30340;红晕。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日香没有看向真理,而是死死地盯着樱。零立刻觉察到了浓浓的醋意。这也难怪。她向来不愿和别人发生肢体接触,却没有拒绝樱刚才的亲密举动。在明日香眼中,这已经触发了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她根本不用担心零身边的人,毕?#39038;?#20063;没有那个胆量去亲近零,可是那个女孩却摸了零的?#24120;?br />




      樱闭上双眼回忆了一下过去三?#31181;?#20869;发生的事,忽然感到一阵头?#25991;?#30505;。再睁开眼睛时,真理冲她扬起嘴角,伸出双手:“要不要和我跳一支舞呢?”她毫不犹豫地接下了施救信号,跟着校园里最受欢迎的女孩之一一起落荒而?#21360;?br />




      明日香解开外套的衣扣在零身旁坐下。零抱住靠垫朝反方向退后一步,露出戏谑的笑容,还不等明日香开口说话就抢先叫了一声“式波学姐”。明日香瞪大了眼睛,嘴唇微张但却说不出话,只有喉咙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学姐,非常受欢迎的学姐。”零补充了一句。




      明日香不住向零靠近,零不停朝反方向后退。两人生生地从沙发一头移到了另一头。




      “笨蛋优等生,你在闹什么别扭!”




      明日香脱下外套罩在零的头上,然后掀起衣角,自己也钻了进去。不大的外套刚好足以挡住她那一头耀眼的红发。没有人会注意她们。这相当于一个密闭空间。明日香放心大胆地亲吻了?#31561;说?#33080;颊。舞会上的一切热闹?#24615;臃路鴝加?#22905;们无关。




      “你在生我的气?我感觉这里酸酸的。”




      “酸味好像是从你身上发出来的。”




      “哼。那个女孩,下次不许她再?#33540;?#30896;你。”




      “?#38590;?rdquo;




      黑暗之中,明日香双手攀上零的脸?#30504;?#21497;息着抵住她的鼻尖:“这样。只有我才可以这样。你这个大笨蛋。”




      “明日香也是大笨蛋。一直都没有看见我。没有到我这里来。”冷淡的语气配上抱怨的语句很容易生成出人意料的可爱效果。




      明日香咯咯地笑:“看到我太受欢迎,心里很紧张,对?#27426;裕?#25265;歉,让你等了这么?#33579;?#21487;是我也等了你很久。现在要不要和我跳一支舞?”




      “当然。”




      眼见明日香穿上了外套,零伸手替她梳理弄乱的头发。




      “我以为你今晚会穿裙子。”




      “本来是这样打算的,但四眼说?#33540;?#24456;容易被讨厌的男生搭讪。”




      “现在这样也是……”零忍住了后半句话——“只不过男生变成女生了而?#36873;?rdquo;




      “幸好你一直坐在这种角落里,否则你肯定会被烦死的!”




      零抿住嘴唇,扶正了明日香的衣领:“我也想尝尝受欢迎的滋味。”




      “来,跟我跳舞,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受欢迎的滋味。”




      明日香笑着握住?#31561;说?#21452;手,把她拉到舞池中央。很快就有眼尖的人注意到了她们。




      “是式波学姐耶。”




      “穿得好帅气啊!”




      “那个女孩是谁?”




      “好羡慕她!能跟式波学姐跳舞。”




      “那个女孩也好好看,之前为什么没有见到过?”




      “不知道耶,看来漂亮的人都跟漂亮的人在一起玩……”




      “我也想跟那个女孩跳舞。”




      明日香贴在零脸旁低声耳语:“听见了吗?有人想要和你跳舞。”




      “这就是受欢迎的滋味吗?”




      “不是。”




      “那什么才是?”




      明日香低低地笑了一声,趁着灯光变幻的间隙把零带向无人注意的角落。零懵?#38706;?#25026;地意识?#27975;?#26377;特别的事情发生。果不其然。明日香霸道地扣住她的十指,不由分说地亲吻了她的嘴唇。在这之前,她们从来没有过真正的接吻。明日香一直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才适合做这样的事,而零则是根本没有考虑过亲吻额头和脸颊以外的事。现在明日香知道了,她迫不及待地想要?#21152;?#38646;,从初吻开始。




      看到零茫然无措的神情,明日香松开双手,小心翼翼地吻着她的眼睛:“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不,没?#23567;?rdquo;零的脸颊微微泛红,“我只是想说,?#19968;?#27809;有尝到受欢迎的滋味。”




      “胡说。”明日香笑着舔了舔嘴唇,“我就是‘受欢迎’本人,你刚刚已经尝过了。”




      “真希波学姐也很受欢……嗯……”




      “笨蛋,这是‘最受欢迎’的滋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广东快乐十分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