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第58章 歌尽

      作者:缓缓吃药
      更新时间:2019-03-12 19:28
      点击:191
      章节字数:34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十八章 歌尽

      沈言因为替女鬼取夺魂针,不得?#35328;諶登?#38401;休养两天。朱云含一听,立刻往她嘴里嘴里塞了两颗药丸,爬起来给沈言搭脉,生气道:“这?#21019;?#30340;事情你怎么没叫我?”

      “我自己可以处理好。”

      云含怒其不争地拍了一下沈言的肩,瞪着眼睛道:“我看你把自己的血都给吐完吧,还好意思说。”

      沈言攥住云含的手,安慰似的道:“师姐,我没事。”

      云含白了她一眼,看着桌子上纸符折成的莲花灯,中间盛着一团微弱的光芒,道:“你打算怎?#21019;?#29702;?”

      “明天就是十五了,到时去河边超度,送她去阴间吧。”

      “有没有问出什么?”

      “她似乎不会说话。”

      “不会说话?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被人害的。”

      沈言摇摇头,云含皱眉道:“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虽然夺魂针被取了出来,但是?#32531;?#20027;使还不知道。”

      “你要查下去吗?”

      云含看沈言安静地坐在那里的样子,白瓷一样的脸,于是道:“我们已尽人事,不要多管了。后天我们就回三清山,师哥在外游历也要回来了。”

      听到云含提到师哥,沈言的眼睛亮了亮,顺从地点点头。


      水缸里的金鱼死了一条,眇然用手指戳了戳浮在水面上的金鱼尸体,觉得有些无聊。

      珠卿来给她送药,眇然以为是丫鬟,头也不抬地道:“这次带蜜饯了吗?”

      “带了。”

      眇然听到珠卿的声音,拿帕子擦了擦手,说:“你怎么了?”

      珠卿回头看门?#36824;?#24471;严实,坐到眇然旁边,问道:“你老实告诉我,含烟怎么样了?”

      含烟,赵含烟。眇然把帕子一丢,道:“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然卿,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那是含烟对不对?”

      眇然无所谓地道:“便宜她了,沈言救了她,不至于形神俱灭。”

      珠卿?#25104;?#33485;白,喃喃道:“含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们要她这样做什么?”

      眇然侧头认真地看着她,劝道:“珠卿,这件事不是你我能干涉的,你还是不要问了。”

      珠卿站起来,走到眇然的妆台前,拿起一只上锁的妆盒,质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眇然沉声道:“赵珠卿。”

      “如果我知道这个傀儡娃娃是用来折磨含烟的,我死也不会帮你把它带过来。”

      眇然笑了一下,无奈道:“可是含烟?#30446;?#20769;娃娃不在我这儿,然卿,这个娃娃是给你准备的。”

      然卿捧着妆盒,不敢置信地瞪着眇然,像是大白天见了鬼一样,眇然走过去,从然卿颤抖的手上拿过妆盒,安慰道:“别害怕,只要我们听话,就不会有事的。”

      然卿木然地站在原地,失望道:“这个计划你也参与了对吗?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眇然温柔地替珠卿擦去眼角的泪水,道:“你和她不一样,赵含烟不过是一个差点连累我们的废物,不值得我?#20999;?#30140;。”

      珠卿立刻后退了一步,觉得心寒,无可思议道:“你就这么无情吗?”

      “当初她和男人私奔的时候,就应该知?#26469;筧说?#25163;段。那个男人下场的你也看到了,五马分尸,含烟的舌头可是当着我们的面被割掉的,你希望自己也变成这样吗?”

      珠卿永远忘不了?#20999;?#34880;?#40522;?#22330;景,她甚至不能哭喊,不能呕吐,不然下一个被分尸的就是自己。

      珠卿皱着脸,摇?#36820;潰?ldquo;可是,为什么要把两位道长牵扯进来,她们都是良善之人,你为什么要利用她们?”

      眇?#25442;?#22836;坐下,拈起蜜饯放在嘴里,叹息道:“珠卿,你问的太多了。怀璧其罪,要怪就怪她们太有能力吧。”


      后院的洗衣房,在竹竿上?#34915;?#20102;洗好的衣服,空气中飘着皂荚的香气,花花绿绿的衣服在阳光下滴着水,在这其中有两件衣服白的像雪一样,白色的道袍被阳光晒的干燥柔软。

      沈言穿过晒衣竿,她打量着头顶?#20999;?#36731;飘飘的纱衣,颜色真好看,像三清山春天的花儿一样。

      坐在竹椅上懒洋洋晒太阳的眇然听到脚步声不满地回头,结果意外地看到了一身白衣的沈言,她穿过花团锦簇,走到那两件晒好的道袍面前,踮起脚把衣裳取了下来。风把红的绿的纱衣吹拂起来,沈言穿梭在其中,却和高山上的雪一样干净。

      沈言取完衣服就要走,一阵风来,吹落了一件洗好的衣裳,沈言往?#30333;?#20102;两步伸出手抓住了下坠的衣裳,重新把衣服挂了?#20808;ィ?#22825;水碧的衣?#35328;?#22905;?#25104;?#25237;下一片碧绿的阴影。沈言拍拍衣角,不自觉地微笑了一下,顺便把几件没怎么挂好的衣服都整理了一下。她走到尽头,有风把她面前的衣裳吹起来,几乎要吹到了天上的云里去,她伸出手抓住衣襟,结果就看到有人在衣裳的后面凝视着自己。

      眇然坐在摇椅里,黑漆漆的眼睛,黑漆漆的头发还滴着水,?#25104;?#33026;粉未施,看来是刚洗过了头发,沈言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她,怔了一下,道:“赵姑娘。”

      竹?#25105;?#20102;两下,眇然点?#36820;潰?ldquo;沈道长。”

      两个人一时无话,沈言垂着眼睛,眇然看不见她的表情,于是?#25442;罷一?#36947;:“今天天气不错。”

      “是,晴天。”

      竹椅又摇了两下,眇然稍微坐直了身体,问道:“沈道长什么时候走?”

      “明天。”

      “这么快?”

      “还好。”

      眇然有些无语地靠在了椅?#25104;希?#31481;椅发出吱呀的轻响,她从旁边抓起一只团扇,挡着太阳。

      沈言沉静地站在旁边,心里有些局促,她想起那天眇然莫名其妙地亲了她的脸,真是很奇怪的事情。而眇然本来有心撩拨她,但是那天被赵含烟推在地上,样子是在难看,她便别扭地不愿意动弹了。

      两个人又?#32842;?#20102;一会,沈言看她的样子像是快睡着了,于是道:“姑娘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眇然歪头看着沈言的背影,觉得沈言像一朵云飘进了姹紫嫣红的花园里,等沈言消失在尽头,眇然把扇子遮在?#25104;希聊?#22320;睁着眼睛想事情。

      赵雉秋找过来的时候,眇然的头发差不多干了,秋娘还以为她睡着了,就不敢上前来,赵雉秋正要离开,眇然隔着团扇闷闷地道:“是秋娘吗?什么事?”

      “眇?#36824;?#23064;,我是来告诉你,这两个女道似乎今晚要出去。”

      眇然立刻把扇子从?#25104;?#25343;下来,道:“去哪儿?”

      “好像是,附近柳树斜街的烟波桥。”


      傍晚的时候,朱云含照例去给珠卿把脉,刚到门口就听到了琴声,云含站着听了一会儿,这才敲门。

      珠卿坐在窗下,按住了琴弦,请人进来,云含看着她手边的古琴,背着手道:“没想到你弹的不错。”

      珠卿?#32531;?#24847;思地笑道:“朱姑娘谬赞了,我是班门弄斧。”

      云含奇道:“你的意思是——你怎么知道我也会?”

      “我看朱姑娘的手指上的痕迹,一看就是常年练琴?#25293;?#30041;下来。原来道门之中,也要常年操习吗?”

      云含蹲在珠卿的古琴前,亲切地摸了摸琴弦,回忆说:“那倒不是,对我们来说练琴不过是怡情,我是因为爹爹曾经教过我,如今我倒是不大碰了。”

      珠卿听她言语中颇有伤感之意,柔声道:“你要来试一下吗?”

      云含和珠卿相?#24178;?#27426;,留下一起吃了晚餐,云含一高兴就多喝了几杯,等沈言来找云含出门的时候,云含趴在桌子上敲着碗唱歌。

      珠卿无奈地扶着云含道:“沈姑娘,云含这样子是不是不能出门了?要不,你换个人陪着你吧。”

      沈言道:“我自己去就可以了,记得给师姐喝点?#20011;?#27748;。”

      珠卿送沈言出去,回头看着?#38498;?#30340;云含,攥着手里的一包药粉,笑容渐渐消失。


      天色已经差不多黑了下去,车夫在门口等着,马车旁挂了一盏灯笼,沈言抱着剑掀开马车帘,没想到里面坐了个人,惊?#40522;潰?ldquo;你怎么在这里?”

      “你自己一个人出去不太安全,秋娘就让我陪你出去,毕竟你可是我们?#30331;?#38401;的贵人。”

      沈言犹豫道:“我没什么不安全,你还是留下吧。”

      “那你和秋娘说去,我自己做不了主。”眇然托着腮,扭头去?#21019;?#22806;。沈言看了眼已经关上的后门,闭上嘴钻进了马车。

      两个人在马车里肩膀挨着肩膀,也不交谈,直到马车经过一段崎岖的路,眇然撞了一下墙壁,沈言下意识地扶了一下眇然的肩膀,把手护在了眇然的头侧。

      这一动作,两人都愣了下,沈言动了动手指,刚想伸回手,马车颠簸了一下,沈言搂住了眇然的肩膀,眇然嗅到她身上淡淡的皂荚香气,还有淡淡的檀香味,和闻到平日里的胭脂水粉的感觉很不一样,情不自禁道:“谢谢。”

      等过了这一?#28201;罰?#39532;?#28783;轎认?#26469;,沈言松开手道:“没关系,你小心些。”

      眇然看她神色如常,但是耳朵?#26149;?#20102;,便凑到了沈言的身边,笑道:“沈道长还挺体贴的嘛。”

      沈言有些窘迫,没有说话,她越这样,眇然越想逗弄她,但是转念一想,又道:“沈道长今天是要去哪里?”

      “去烟波河,超度昨日的那?#36824;?#23064;。”

      眇然哦了一声,又问:“沈道长去过柳树斜街吗?”

      “没去过。”

      “其实我也没去过,今天十五,不知道会不会?#19968;?#28783;,你要不要陪我顺便看一下啊?我一直都想去,但是平时都没有机会。”

      沈言看了她一眼,道:“赵姑娘你是因为自?#21512;?#20986;来玩吧。”

      眇然巧笑倩兮,说:“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呀。”

      沈言摸着膝上的两仪剑,道:“你在?#30331;?#38401;,平常都不出门,确实需要出来看看。”

      “沈道长很懂我嘛,一直藏在闺房里真的很?#25293;?#21834;,沈道长你在山上?#25293;?#21527;?”

      沈言凝神想了片刻,摇?#36820;潰?ldquo;我不知道什么是?#25293;?rdquo;

      眇然有些妒忌地说:“那倒是挺不错的,你平常都做些什么啊?”

      “抄经书,打扫道观,潜心修行,有时也会下山做些法事。”

      “众生都可渡吗?”

      “这是自然,三界众生,天地有道。”

      “那么,沈道长,你渡我吗?”


      明天周末,周末愉快,换季注意身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39063;?#34892;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25237;?#24577;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广东快乐十分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一起来捉妖活动妖灵 三公经费自查报告 2d3dlotteryapp 水果传奇官网 秒速赛车计划 弗罗西诺内贝尼托球场 波尔多犬厉害么 pk10牛牛怎么稳赢 网页街机捕鱼达人 内衣橄榄球赛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