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第37章 人在家中坐,ママ天上來

      作者:夜桎頁
      更新時間:2019-03-22 20:10
      點擊:329
      章節字數:3424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EP30 人在家中坐,ママ天上來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新田的直升機一直飛到銀座百貨的頂樓,下了飛機,彩才像是回過神來。

      “這是哪里?”

      新田揉了揉被航空耳機夾疼的耳朵,跳下直升機后,伸手將彩牽了下來。

      “銀座啊,這里你更熟才對吧。”

      彩哪里是認不出眼前夜色斑斕酒吧林立的銀座7丁目,但此刻她心思紛亂,提不起半點興致,只是有點困惑地問新田。

      “不是去美國嗎?”

      新田露出笑容,一把攬住她的腰往店里帶。

      “好不容易來日本,一天不到就回去,豈不是跟逃跑一樣,倒像是我們怕了他們,今天就什么都別想了,好好放松一下吧。”

      銀座的酒吧是預約制,ママ早已盛裝迎了出來,她身穿黑留袖,金色刺繡腰帶低調而奢華,微微躬身時露出線條優美的后頸,雖然年過半百,含笑的面容依舊溫婉柔美,風韻猶存。

      ママ一看來人胸前佩戴純金業火紅蓮徽章,又看到她手握武士刀,神色一瞬間變得古怪,但她很快控制住表情,熟稔地掛起笑容躬身朝兩人行禮。

      “竟然是楠田少主大駕光臨,真是失禮了。”

      彩面色一瞬間陰沉下來,嘴角似笑非笑地勾起,金色的眼眸微微瞇起看著她。

      “你認識我?”

      ママ閱人無數,察言觀色,看彩面色不善,不好接近,但旁邊摟著她的新田,臉上笑瞇瞇的,絲毫不見畏色,可見她地位不低,便朝她露出笑容。

      “您是預約的新田さん吧。我們常年受楠田家的照護,自然是要好好招待兩位貴客的。今天天氣挺熱呢,請進來喝點冰冰的東西吧。”

      新田眨了眨眼睛,明白這里是楠田家的地盤,但她并不在意,反倒笑嘻嘻地朝ママ打招呼。

      “聽說銀座的ママ是天底下最善解人意的女人,果然很體貼呢,我是第一次來,不懂規矩,ママ教教我吧。”

      “您見笑了,客人光臨敝店是來放松的,只要開心就最好不過了,哪有那么多規矩。”

      新田爽朗地笑了起來。

      “ママ真懂事呢,我妹妹心情不好,哄哄她吧。”

      說罷,又輕輕推了推彩的背部,把她推向ママ。

      ママ順勢親切地握住彩的手。

      彩往后退了一步,猛地一下把手抽了出來,面色一冷,如金的眸目更如寒冰。

      “別碰我。”

      彩是何等人物,ママ不敢再上前,朝新田無奈地笑了笑,溫順地垂首讓開。

      新田見如此,只好揮揮手示意她離開,寵溺地揉了揉彩的腦袋,明艷的面容湊到彩面前,輕聲哄她。

      “彩ちゃん到現在還沒給我一個笑容呢,見到我不高興嗎?”

      金眸少主抿了抿唇,欲言又止,避開那溫柔的目光。

      “すず還留在那里,我得去接她。”

      新田笑容也淡了下來,沉吟一會兒,仍是柔柔地望著她。

      “我聽說你要和三森家的小姐結婚,你喜歡她嗎?”

      “她是為了我才會去跑去和他談判,我不能就這么走掉。”

      “她故意擋在你前面,一邊攔你,一邊遮住后面人的槍,你都知道嗎?”

      “園田是すず的朋友,她是不想我和園田互相殘殺,我也不想真的殺了園田,她做的沒錯。”

      新田深深地看了她一會,苦笑著揉了揉不自覺皺緊的眉心。

      “我的屬下一直監視著現場,她已經被人接走了,三森家怎么會讓大小姐流落在外面。”

      彩怔了一會,良久嘆了口氣。

      “她自然是不缺人照顧的。”

      新田看她一臉落寞,倒比剛才還失望,輕聲安慰她。

      “去找她吧。這么晚了,直升機飛不了,我幫你安排車。”

      彩抬頭望著姐姐,清淺的棕眸中清澈地印著她的影子,流淌著坦誠與包容令她更生羞愧。

      想要逃避,卻又舍不得這難得的重逢。

      兩端撕扯的情緒讓彩焦躁不安,卻又不能對著最親近的人發泄,只得悶悶地扭過頭。

      “這里是楠田家的地盤,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在這里。”

      耳邊傳來清爽的笑聲,彩心里正煩,開口想要反駁,卻被溫熱的指尖輕輕點住眉心。

      “我回來就是為了放你自由。讓你自由自在地...去你想去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事情,求你想求的...”

      這話正中了彩的軟肋,不禁心頭酸楚悸動,好似一場暴風雨席卷而過,濕漉漉地要從心頭滿溢出來,她抬頭愣愣地看著新田明艷含笑的面容,如陽光乍然而現,常年在陰暗角落里暗暗滋長的戀慕與惶恐,無處可藏。

      “惠海...”

      新田卻沒看懂妹妹心中的掙扎,只是輕聲鼓勵她。

      “去吧,只要你是真心喜歡她,我就替你高興。”

      車子無聲駛到近前,新田體貼地替她拉開車門。

      “不如把三森小姐一起帶來吧,也算正式地見一面。剛才走得匆忙,多有失禮,我要向她道歉才是。對了,還有亞衣奈,我們姐妹在一起才最開心。”

      彩已經一只腳踏進車子,猛地回過頭來,失聲質問。

      “亞衣奈不是回美國了嗎!”

      新田臉色一變,低頭看手機,果真聯系不到人,向來溫柔的棕眸瞬間銳利起來。

      “彩,亞衣奈什么時候和你說回美國的?”

      彩略一思索,臉色頓時變得煞白,緊攥長刀的手背青筋畢露。

      “三天了,我太大意了!我就不該丟下她一個人來東京。”

      新田皺了皺眉,又同隨從確認了一遍,面色驟然冷了下來。

      “只有巖井回去了,亞衣奈沒有回國的記錄,她還在日本。”

      日本到底是楠田家的地盤,兩人不約而同地想到了一個可能。

      彩憤憤地砸了下車門,彎腰往車里鉆。

      “一定是他,我去殺了他!”

      新田拉住她的手。

      “別沖動,現在最要緊的是要找到亞衣奈。”

      “你們拉拉扯扯這么久,到底是要去殺人還是進去玩?”

      一名銀色長發的女性靠在墻邊,鮮紅瞳眸隨著主人從陰影中緩緩浮現,閃爍著嗜血的幽光,充滿西部風情的機車夾克把她的身形襯托得分外修長,纖細的腰間勒著粗獷的牛皮皮帶,大喇喇地掛著三枚管狀物體,竟然是延時雷管。

      銀發女性戲謔地勾了勾唇角,成熟冷艷的面容上全然是不羈的玩心。

      “順便一說,不管哪個我都可以哦。”

      新田歪頭看了她一眼,拍了拍她的肩膀。

      “Ash,你進去玩吧,還沒到你大鬧一場的時候。”

      銀發女性毫不在意兩人焦躁的情緒,笑嘻嘻抬腿往店里走去。

      “那我就先去找樂子了,Emibro早點辦完事過來哦。”

      才走到門口,大門便自動推開了,Ash剛想夸一波不愧是銀座的服務,就被迎面撞上,Ash敏捷地閃到一邊,看清對方是見過一面的銀座ママ后,便將不知從何處掏出的槍塞了回去,順便還紳士扶了對方一把。

      “小心哦,小姐...”

      “少主!離開前,請聽我一言吧。”

      ママ快步走到彩面前,整理了一下弄亂的衣襟,恭敬地行了一禮。

      “少主,您的祖父大人已經到東京了,請您去見他吧。”

      彩聽了面色更是陰沉,手緊緊攥住刀鞘,滿身殺氣迫近了ママ。

      “哦?到的這么快,看來祖父大人也有份了,說,我妹妹在哪里?!”

      ママ抬起頭看著金發金眸在薄暮的夜色下耀眼得不似人類的女子,不動聲色地咽下心頭的恐懼,露出沉穩的笑容。

      “楠田どの他一直在關注著您,我只是個傳聲筒罷了,少主有什么疑問,請回本家親自問您的祖父大人吧。”

      彩望著她俯身下去,和服下露出的一小節白皙的頸子,臣服之意表露無遺,倒也沒有真的為難她,新田一拉便拉進了車里。

      Ash朝西去的轎車揮了揮手,笑瞇瞇地轉過頭來,看著松了口氣,露出疲憊表情的銀座ママ。

      “她剛剛想殺了你哦,你不怕嗎?”

      ママ意識到旁邊還有人,重新掛起笑容。

      “客人說得真可怕呢,楠田少主是有身份的大人物,自然不會為難女人的。”

      Ash露出有趣的表情。

      “真勇敢呢,怪不得Emibro心心念念要回日本,日本女人真有趣呢,我很中意你哦。”

      “客人您真溫柔呢,我只是個銀座的普通女人罷了,站在這里怪累的,請進去喝杯東西吧。”

      這邊花氣襲人知驟暖,新田姐妹那邊卻是凄凄風霜遍地寒,彩自不用說,連新田也沒料到楠田家真正的主人來得這么快。但轉念一想,既然早晚都有此一戰,心也就定了下來。

      新田伸手撫了撫妹妹筆直而顯得僵硬的背部,替她舒緩著緊繃的肌肉。

      “不用怕,有我在呢。”

      “我不怕他們,我是怕亞衣奈...!”

      彩咬牙切齒地說道,目光森然發冷,恨不得立刻沖到祖宅把他們碎尸萬段。

      “楠田家帶走亞衣奈也是要繼承人,不會有危險的,不用擔心。”

      “不...他們會做更罪孽的事...我..一定要殺了他們!”

      新田擔憂地望著妹妹,原本柔媚俊秀的面容因為緊咬牙關變得猙獰,純金的眼眸在昏暗的車內竟然閃爍著野獸般的幽光。

      彩身上的妖狐才是楠田家的根基,為了留住妖狐,楠田家必傾盡全力,拐走亞衣奈的目的,恐怕也是為了掣肘彩的行動。

      新田心中一怕,抱住妹妹瘦弱的肩膀,將她緊緊擁入懷中。

      “彩ちゃん,亞衣奈是妹妹,你也是我的寶貝妹妹。不管發生什么事,你都要好好的。”

      姐姐的懷抱厚實而溫暖,緩緩揉化了金發少主心頭的怨毒,彩閉上眼睛,放開手中的長刀,冰冷的手指慢慢攀上對方的腰際回抱住她。

      轟!!!

      前方領航的護衛車被定點炸彈的巨大沖擊下飛離了地面,恐怖的火光卻攔不住早有準備的車隊,經過IV級防彈改裝的黑色邁巴赫如幽靈般加速沖破屏障,攻入楠田家祖宅的車隊齊刷刷地打起特制疝氣車燈將院子照亮無遺,一陣密集的掃射便將被車燈照得短暫致盲的狙擊手一一消滅。

      車門無聲地開啟,姐妹兩的身影如幽夜中的紅蓮在燈影中凜然浮現。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广东快乐十分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新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时时计划群 22选5尾数图走势图 怎么赌三公才可以赢 山东时时网11选5 王者荣耀芈月被后入漫画 福建11选5走势图一定牛手机版 双色球2019086期开奖结果 最新时时销量排行榜 britneyspears人体写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