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第32章 2-3-8

      作者:alumbuc
      更新时间:2019-03-13 11:23
      点击:306
      章节字数:21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雷蒙德·达尔文是在故意挑衅。这是惯常的招数,有所隐瞒的嫌疑人自然而然的反抗,埃莉丝深知这一点,可她还是被激怒了。

      对于哨兵和向导,普通人里向来有着大量的误解。这倒也不算异常,毕竟即使是普通人之间也因不能设身处地而存在偏见与误会,更别说因为天赋而自然地?#36824;?#20026;“异类”的哨兵和向导们。大部分时候,因为塔的管理,哨兵向导们和普通?#35828;?#20146;密接触不多,因此还算安宁;但到军队里,有着协同作战的必要,就需要双方都做出额外的努力。在这其中,就包括指挥官必须接受的适应性训练。凡是?#31455;?#20197;上,都会经过塔专门研发?#30446;?#31243;培训,这种培训主要是针对于向导的精神触摸,为的是避免军官们受?#25509;?#21709;,从而做出失败的决策,或者更甚,屈从于某个向导的个人意志。

      因此,只要是个足够聪明的人就能看出来,在哨兵向导的关系里,真正脆弱的一方其实是哨兵。哨兵们拥有体力和感官上的优势,可却需要向导的保护和指引。根据塔所附属的研究机构统计,三十岁以后哨兵罹患重度感官崩溃的概率远高于向导患过度共情的概率,而靠着向导素和定期治疗生活的哨兵,身体素质也远不如正常和向导结合的哨兵。

      阿格尼丝自己选择了独身前行的道路,埃莉丝格外尊重她,因为她知道这绝不是个容易的决定,广泛地来看,不受肉体需要控制追求精神合契的人实属凤毛麟角。拿这事来做进攻武器,未免太低劣。

      “……这可真是意想不到。”达尔文将军着实吃了一惊。埃莉丝无论从哪一方面都并不与他曾经见过的向导肖似,又是那样显赫?#26131;?#30340;?#27605;?#34880;脉……也许他弄错了某些事实,但已经到了这种时候,很难再有调整?#30446;?#38388;。

      “让我们回到问题上来。”埃莉丝?#28291;?ldquo;你还记得遗失的稿纸上有什么重要内容吗?”

      “我认为应该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内容,但鉴于我没有特别地记忆过,这话也不能算是准确。你们拿这个问题?#20351;?#22467;里克了吗?他或许会记得。”

      “我们?#20351;?#20102;。他说是与向殖民地转移兵力相关的内容。不是很奇怪吗?鉴于你曾经在殖民地的工作,这一部分应该是你的专长才对。”

      达尔文将军没有回答。他背靠扶手?#25105;偽常?#21521;埃莉丝露出笑容。很难说他的笑容里到?#33258;?#21547;着什么东西——或者这份毫无掩饰的惬意正是表达目的——她们没什么能?#35828;?#20182;的。

      埃莉丝?#27835;?#20102;几个问题,但达尔文将军只是保持着那样的姿态,没有再说一个字。

      “既然你没什么能说的,那么我们暂时就问到这里吧。”

      尽管一直沉默,但阿格尼丝也不是没有考虑过给达尔文将军一个教训。即使从目前的状况来判断,他并?#20146;?#29359;——?#36824;?#35805;又说回来了,?#19997;?#22905;能说谁是罪犯呢——可他的态度实在过分。他或许已经知道了共和国方面对他的针对,并且认为警方在这方面起不到什么作用——在这一点上,埃莉丝的身份起到了绝对的负面效果——因此决心用糟糕的态度抛开她们,自行解决,又或者他本来性格恶劣。

      可她最终还是没有行动。

      不应当以不符合公义的态度去回应不符合公义的现象。如果埃莉丝知?#38647;?#24049;的想法,一定会这样说。

      “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将军。”


      季节渐渐迈入冬季,夜晚愈发寒冷。走出华住酒店的时候,埃莉丝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阿格尼丝贴心地取下脖子上的围巾,绕在共和国警探白到泛青的脖子上。

      “恐怕莱茵切斯特的冬天比共和国更冷。”

      埃莉丝拉了拉围巾,用它来在寒风中挡住自己的小半边?#24120;?#22240;而她接下来的话语显得温?#22363;?#38391;:“恐怕我们今晚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20063;?#20250;这样说。”阿格尼丝耸了耸肩:“他们?#21152;?#25152;隐瞒,而我们甚至还不知?#38647;?#24049;需要寻找什么……这个结果已经足够好了。”

      “?#20063;?#33021;像你这样乐观。他们明天一早就能离开酒店,在外界看来,这起案件从未发生过。”

      “噢,埃莉丝,这起案件当然发生过。我们不会放弃它的,不是吗?#24656;?#23569;,在弄明白你的兄弟到底?#34987;?#20102;些什么之前。”

      “皮埃尔是我的堂兄。”埃莉丝停了一下,说:“我打算明天一早就去海军部,弄明白皮埃尔为什么要把利奥·史密斯的死告诉我们。九点如何?那时候海军部的职员们上班了吗?”

      埃莉丝目光里隐含的期待让阿格尼丝有些愧疚地摸了摸下?#20572;?ldquo;抱歉,明早?#20063;?#33021;和你一起。”

      埃莉丝皱起眉毛,停下脚步:“为什么?”

      谴责的态度倒是溢于言表。阿格尼丝抿了抿嘴唇,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来。

      “基于我们目前的状况,我明天早上得去拜访塔里的治疗师。”

      埃莉丝恍然大悟。她忽略了她们目前正处于一个微妙的中间状态。片刻的不知所措过后,埃莉丝点点头,沉着地表示了理解。

      “我明白了。那么我就一个人先去,之后我们再会合。”

      她仍然不能说自己知道阿格尼丝为什么坚持断开两人之间的精神连接——从功利主义来说,这实现了最大幸福度——但她尊重阿格尼丝的决定。因此,她也必须支持阿格尼丝去找治疗师疏解精神压力,尽管?#19997;?#21482;是想到这里,她那仍与阿格尼丝连接着的精神就已经在本能地咆哮着拒绝。

      于是她想办法引开自己的注意力。

      “?#36824;?#29616;在我们手头已经算是没有案件——皮埃尔那里只能算是私人委托,直接去海军部并不能名正言顺……或许应该试试从伍列先生那里得到调查许可。”

      “这件事我来解决。”阿格尼丝?#28291;?ldquo;我也会请人和你一起去。哪怕有调查许可,单单一个共和国警探去海军部调查几个月前的命案,他们也不会积极地配合。”

      “……?#20063;?#35748;为有这个必要。”

      “我相信查尔斯在这件事中能派上用场,因此就请你暂且忍耐他一个早晨吧。”

      埃莉丝轻轻叹了一口气。

      “如果是班扬警探的话。”


      ?#39029;?#35748;这一章是有点急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广东快乐十分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克罗地亚足球队名单 7星彩66期开奖号是多少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查询手机看 彩霸王今期图片 沙丁鱼软件 少儿足球培训 辽宁11选5预测 吉林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银川按摩推荐 内蒙古时时五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