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第115章 骑士与龙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9-03-13 23:00
      点击:284
      章节字数:38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一五、骑士与龙

      静留目送着灰原医生走进电梯,在电梯门合上的时候,灰原医生还向她友善地挥挥手,可是她的心也随着那台下行的电梯,一点一点地沉下去。

      狐耳告诉她,灰原医生说的没错,她的确在伦敦读过书,有个英文名字叫Sherry。可是除此之外,她什么也没听到。

      以静留现在的狐耳之力,除了像谏山黄泉那样明确受过藏心训练的人,她几乎能听见所有想听到的心声。可是她没想到,刚才面对她想去听灰原哀的心声,居?#40644;?#20102;个空。

      灰原哀又和其他人不一样。如果说受过训练的刺客或圣殿骑士们的心是壁垒森严,鸟居江利子的心是一座空城,灰原哀的心像是精确配比好的魔术箱,她会随心所欲地递给你她想要给的,但箱子里是什么,她不打开,你永远猜不透。

      这才是最高明的藏心者。

      能听心声的人,自以为可以窥?#25169;?#20154;任何秘密,可是到最后,她却发现,她听到了一个秘密,会有更多的秘密等着她。而身边?#20999;?#28165;晰的面孔,却变得越来越模糊。

      就像灰原哀,这个人是藤乃静留一起并肩工作五年的伙伴,互敬互重的挚友,可她竟然不知道这个?#35828;?#24213;有多么高深莫测,甚至不知道她到底是谁?

      ?#36824;?#38745;留倒想问一?#39318;?#24049;?#20309;?#30693;道自己是谁么?

      为什么她对鲜血喷溅的感觉那样的熟悉?

      为什么父母会从小谆谆教诲她要控制情绪?

      为什么?#20154;?#21460;叔会认为她早?#36879;?#27515;?

      为什么她会本能地认为,灰原哀不是灰原哀?

      为什么谏山黄泉会在午夜跟随保护她,?#35757;?#22905;身边真的危机重重?

      还有,姬宫千歌音、鸟居江利子、灰原哀这些面孔亲切却又迷雾重重的人,为什么一个又一个出现在她身边,是巧合,是命运,还是机关重重的?#25165;牛?br />

      为什么她身边会发生这么多诡异而无法解释的事?难不成下一个疑?#31034;?#26159;:藤乃静留不是藤乃静留?

      静留此时已经疲惫不堪的头脑,被这些无解的问题弄得突突地疼痛。虽然是?#23383;?#33324;明亮的环境,她的眼前却明一阵暗一阵。她赶紧闭上眼睛,而身边的夏树也立刻懂得了她此时的脆弱,?#23380;?#38745;留的腰,引导着她坐到身边的长椅上,轻轻地摩挲着静留的肩头。

      夏树的温柔让心底混乱的静留有了?#25597;浚?#32780;她那双狐耳,也听得见身边?#31561;说?#29233;怜、体贴、关怀、担忧,以及对自己的情绪不明就里的焦急和一点点生气。

      夏树啊夏树,就像她穿行在团团的阴森迷雾中,突然撞见一个豁然开朗的阳光明媚的天地,脚下是一片宁静、湛蓝湖水,被阳光普照的绿树包围,有一种“得救了”的幸甚之?#23567;?br />

      她也把这种感觉立时说了出来:“夏树,我觉得我这一生最?#20197;说?#20107;,就是遇见了你。”可她又声音略带颤抖地说,“可我却给不了你什么。”

      她听见夏树低低地笑了:“如果因为你给我什?#27425;?#23601;爱你,那我算什么?”随后她坚定地补了一句,“我爱你,你就是我的命,?#20063;挪还?#20854;他呢。”

      听到恋人?#38376;?#35686;式的简单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静留的心像是掉落在?#20154;?#37324;的糖果,温暖甜蜜一层层漾了出来。可她还是执着地问:“如果我都不是我,你还爱我么?”

      夏树被这个没头没尾的问题弄得?#34892;?#36855;惑:“你就是你啊,还能是别人?就算你有超能力,就算你曾经是人渣,可是你是我爱的人,我现在抱着的人,这就足够了。”

      虽然“人渣”这个词让静留有点想翻白眼,可这个单纯的女人,似乎有着将复杂问题简单化的超能力,静留只觉得心中豁然开朗,她睁开眼睛,注视着夏树明快的碧眸,再一次问道:“如果我的过去有不为人知的一面,甚至可怕的一面,你也会爱我么?”她虽?#25442;?#26159;在问问题,可是眼中含笑,此刻的她对恋人满是信心。

      果然,夏树点点头:“我说过了,你要是妖,我也变妖。你要是魔,我也成魔,就算是要下地狱,我也会陪你。我是说话算话的!”

      “好!”静留精神一振,“那你陪我,我们来一场过去的巡礼,我一定要找到真相!”

      还没?#35748;?#26641;?#20174;?#36807;来,静留已经拨打了京都家中的电话,当电话那头响起了妈妈睡意朦胧的声音,她的语气一扫刚才的惶然,已经恢复到平时的却平静自然:“妈妈,我到底是什么人?”

      “小静,你怎么了?你又失忆了么?”刚从睡梦中被拉出来,脑子还处在当机?#21050;?#30340;藤乃美智子,被女儿问了这个奇怪的问题,竟然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而敏锐的静留抓住了这句话里的破绽:“您说什么?又失忆??#35757;?#25105;以前失忆过?到底是什么时候?我身上出了什么事?我到底是谁?”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美智子根本无从答起,?#25381;?#24403;静留问完,她才无力地回答她最能够记得也最明确答案的问题:“你还能是谁,你是藤乃静留啊,是藤乃广志和藤乃美智子的独生女儿。?#25381;?#35828;DNA,你就是看脸也能知道你是我们亲生的吧?”

      虽然这个回答很有说服力,可是静留的其他问题仍然无解,就在这时,父亲广志接过?#35828;緇啊V心?#30007;?#35828;?#22768;音沉稳厚?#25285;?ldquo;静留,有很多事情,我们没法在电话里三言两语解决。你回来吧,爸爸妈妈会尽可能地给你一个答案。”

      “你是说,我身上真的有很多秘密?”爸爸的郑重其事让静留本来一颗义无反顾探寻秘密的心?#20876;?#24488;起来,“?#35757;?#25105;真的是妖魔鬼怪?”

      听到静留说出这样的话,一旁的夏树紧紧握住她的手,像是在传达一种力量:你不是,你绝对不是。你是我最爱的人,就这样。

      当然,电话那头的父母对女儿的爱不比恋人少,父亲也决然道:“小静,你胡说什么呢!”可随后他沉默了一会儿,虽然时间很短,却让静留的心提得高高的,过了片刻,就听他说,“二十年前曾经有人告诉我:二十年后,你的?#34892;?#35760;忆会慢慢?#27492;鍘?#19981;必害怕,也不必阻止,该来的总会到来。”

      “那么,爸爸,我到底是什么?”静留的声音里,带着一种哀怜。她太想知道真相,可又害怕真相。

      藤乃广志的语气里是父亲深沉的爱,也有使命感般的庄严:“那个人告诉我们:你不是妖魔鬼怪,也不是魑魅魍魉,你是龙,你是一条尊贵无比的龙!”




      “你爸爸说你是什么?”

      夏树正搂着静留,尽量让疲惫不堪的恋人在自己肩头靠得舒服一点。她们正坐在东京到京都的新?#19978;?#19978;,虽然夏树希望静留能多休息一会儿,可是静留还是坚持熬夜完成验尸报告,就踏上了第一班去京都的列车。

      她太?#37322;?#30495;相了,如果再耽搁一刻,她?#20262;?#24049;变成一条喷火的龙,或者是暴走的八岐大蛇。

      “我爸爸说……他说我是一条龙。”

      “你是龙?”夏树睁大眼睛看着静留,虽?#25381;行?#24847;外,?#36824;?#22909;像看不出她太过吃惊的样子。是啊,经历过几?#20173;?#36935;刺客,被顶级杀手追杀、午夜的疤面高手、犯人在自己面前吃人,还有,身边的女朋友是超能力者,她还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呢?

      夏树想了一下,认真地问:“那你是什么龙呢?会喷火,会飞,还是有金刚?#25442;?#20043;身?”夏树眼睛里带着孩童般的天真,“小时候妈妈常给我说欧洲的神话故事,我从小就梦想能够做一个骑龙翱翔的勇士呢!”

      静留笑了,她看到自己露出笑容时,夏树眼睛里那松了一口气的神色,知道她的恋人说这些话是为了让她开心,这略显?#23380;?#30340;玩笑,让她心中分外感动。是啊,为什么不暂时地抛却?#20999;?#36824;未发生的烦恼,而好好珍惜二人相处的美好时光呢?

      于是静留也笑着接口:“那好啊,你可以实现梦想了。我就是那条龙,你可以尽情地骑我了。”

      “静留,你……”夏树不禁大叫一声,可是迅速地发现她赢得了车厢里其他?#35828;?#30633;目之后又只得立刻噤声,可是一张俏脸已经是红云密布。她压低声音道:“你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整天就没个正经!”

      “夏树,是你在乱想吧?”静留眼睛亮晶晶地,看?#20808;?#29369;如赤色水晶般澄澈纯净,“我什么也没说啊。是你妈妈说的故事不正经,还是你小时候的梦想不正经?还是你觉得……”她眨了眨眼睛,眼神中说不出的妩媚狡黠,“还是你觉得龙骑士的称号不正经。”

      天?#27169;?#36825;到底是什么女人啊!说着这种色色的话,表情却比天使还无辜。更令人发指的是,今后自己还怎么直视?#20999;?#31461;年的神话故事,还有龙骑士这个英武高贵的形象?#38752;?#24597;连《冰与火之歌》她也看不下去了吧。

      都是因为眼前这条恶龙!

      夏树真的不想理她了,可是又怎么禁得住身边的美人儿温言软语,暖香萦怀?当她终于回过头去,看到静留笑逐颜开的样子,心里也是甜的。

      这恐怕就是所谓情?#24405;?#30340;情趣,她总会?#35270;Γ?#23450;会?#19981;丁?br />

      就在她们悄声说?#26263;?#22768;笑的时候,列车慢慢减速,?#30340;?#24191;播报出“风华车站”的名字。下一站,就是夏树曾经的家乡,也是静留待过三年的风华市了。

      静留呆了半?#21361;?#31361;?#40644;?#36523;,拿起了行李。

      “静留,我们不是要到这里。”

      “我知道。”静留看着夏树不解的样子,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20808;?#33258;然,“?#20154;?#21460;叔在这里不是么?我想去看望他。你出院后都没见过他呢。”

      “嗯,好吧。”静留回?#20063;?#22312;乎多耽误半天,其实夏树也想见到?#20154;?#21460;叔。叔叔不辞而别后打电话都?#25381;?#25509;通,告知他自己出院的邮件他是回复了,?#36824;?#20063;是只言片语,这让她的确挺挂念的。

      她当然不知道,静留想去见?#20154;?#30340;真实原因。静留想动用自己?#25214;?#22686;强的狐耳,去听清楚?#20154;?#37027;天在医院的那句话背后的真相,想弄清楚——你为什么觉得我应该死?




      “长官,电话监听到不寻常的东西。”一个穿军?#21448;?#26381;的年轻人对大神相马敬了个礼,打开了手中的播放器,“您听。”

      播放器里竟然传来了藤乃静留和父母的对话,而最后一?#21361;?#35753;相马的身子慢慢地坐直了:

      “爸爸,我到底是什么?”静留柔婉的声音听起来彷徨又脆弱。

      藤乃爸爸的声音则是充满了庄严:“那个人告诉我们:你不是妖魔鬼怪,也不是魑魅魍魉,你是龙,你是一条尊贵无比的龙!”

      “龙?龙……龙!”相马在沉吟中突然惊起,手下也被他吓了一跳。他管不得身边?#35828;姆从Γ?#21482;觉得自?#21512;?#26159;穿越了一个闪着五光十色光芒的隧道,突然冲出了隧道的尽头,眼前豁然开朗。

      原来二十年前的传说没错,?#20154;?#24320;治说的也不是瞎话,藤乃静留就是那条他们苦苦寻觅了二十年的龙,而圣殿骑士搁浅多年的计划,今天就要重启了。

      “相马,你要执行什么计划,比我们的今天的会议还重要么?”接到相马电话的姬子?#34892;?#22855;怪地问。

      相马想告诉她自己的发现,可是欲言又止。他俊俏的薄?#28966;?#36215;一抹微笑:“当然,这是屠龙计划。”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25381;?#25171;赏记录
      绝舞三千
      绝舞三千 在 2019/03/08 18:48 发表

      突然好担心小千啊,圣殿骑士要对付静留了,那小千怎么办啊

      Hoshea
      Hoshea 在 2019/03/08 09:20 发表

      你也是龙?!

      流水断桥
      流水断桥 在 2019/03/07 15:11 发表

      看标题就想到龙骑士了

      显示第1-3篇,共3篇
      广东快乐十分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