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第3章 你是什么味道?

      作者:二十七笔画
      更新时间:2019-03-05 21:01
      点击:137
      章节字数:30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喂,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原型是谁?”玖子冷不防的问出了这句。

      “原型…?”这是三号没听过的词汇。

      “…就是,你的主人。”看起来,她不愿意提及克隆人这三个字。

      “…哦…没有……”但是,又为什么要去想呢,徒添烦恼罢了。


      玖子扭过头去不再看她,消瘦的背影显得寂寂廖?#21462;?br />


      “玖子…”喉间有些干涩,叫不清她的名字,但是心脏却一瞬间被攥紧,变成皱巴巴的一团。

      眼前人很近,却总会变成青烟飘散一般,想触及又不敢触及。三号伸出手,停顿了几秒,又有些僵硬的收回来。手指上她特有的好闻的气息已然没有了,指尖留有的温?#30830;?#20315;还在她体内。


      —— 我好想触碰你,但又担心情难自己。


      2457年,8月9日,雨。


      是,格外热的夏天啊。好不容易下了场雨,?#20919;?#27813;沥的。没能及?#31508;?#22238;的衣服搭在了房间里,滴滴答答往下滴着水。窗帘没有拉开,虽是午后却因天气看不清房内,朦朦胧胧的。三号感觉困乏,身旁的玖子已然是睡着了。上扬的眼闭着,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射出一片小小的阴影,一副乖巧的模样。三号不敢动,怕吵醒了她,就楞楞地看着。


      玖子?#19981;?#31359;白色的连衣裙,却总是不穿内裤。原因,三号问过。

      “方便首相进入啊。”淡淡的,没有语调的话从玖子嘴里说出,眼中没有任何神采。

      三号甩甩头,试?#21450;?#36825;不愉快的记忆抹去。可就连这么细微的动静也让玖子睁开了眼,她总是睡得浅,没有安全感,没有归属?#23567;?br />


      有些惺忪的睡眼,揉了揉眼睛翻过身,领口里雪白的皮肤露了出来,还有那对,让三号慌忙转?#36820;撓任鎩?#29590;子觉得身上粘腻的很,细密的汗让她不舒服,也睡不下去了。索性打着哈欠起床,看了看时间,离晚餐还有一小时。收回的衣服却?#19981;?#26159;没干,她歪过头有些苦恼的样子。


      “怎么了?”

      “我想洗澡,但没衣服换了。”嘟囔着,带些孩子气的不满。

      “唔,要不要穿我的…”

      “你的也没干啊,你是不是?#25285;?rdquo;


      —— 糟糕,被白眼了。但是…好可爱啊……


      “算了不管了。”玖子说完,不带犹豫的解开胸前的排扣。裙子从她身上掉落到脚边,她不耐烦的踢开,赤条条的站在三号面前。

      “你你你...你要干嘛!”

      玖子蹲下身,?#24433;?#25918;着各类仪器的柜子里?#28902;?#20986;一条浴巾裹上,顺便投给三号一个”你在期待什么”的鄙夷眼神。

      “我洗澡去了,你去不去。”不是疑?#31034;洌?#26159;陈述句。

      三号红着脸猛烈的点头,一副被?#21019;?#20102;心思的样子,顺从跟在玖子身后往公用浴?#26131;?#21435;。


      虽是有隔间的浴室,三号也很讨厌去洗澡,总是挑在人少的时候去。雾气蒙蒙的水蒸气,罩着每张不一样的脸,每个?#35828;?#34920;情却又如出一辙。麻木的,绝望的,甚至被不小心踩到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犹如死尸一般,三号不想自己也变成那样,虽然,他们的结局都一样。


      这个时段的浴室确实没人,空旷到喷头落下的水?#21619;加?#22238;声。三号走到角落,进了自?#21512;?#24815;的那个隔间。玖子就在她身旁的那间,通过水流声知道对方已经打开了头顶的喷头。


      玖子应该已经把浴巾解开了吧,?#20999;?#27700;流会替自己尝遍她的身体。?#30828;?#39048;顺着胸口,蜒蜒的滑进下体的弧线,再从毛发的末?#35828;?#30382;的跳在她的脚面上。三号在隔间里呆立着,脑?#20449;?#21147;想像出?#20999;?#30011;面,红着脸在内心咒骂自己变态。


      “喂!喂!”玖子敲着隔间的门。

      “啊…啊?怎么了?”突然被打断了幻想显得有些狼狈。

      “我这间没有洗发露,你那有没有?”

      “我看看...有的有的。”

      “你过来,帮我洗头。”

      “嗯嗯嗯......嗯???!”


      三号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僵硬的站在玖子面前了。她比玖子高一些,可以轻而易举?#30446;?#21040;玖子的头顶。所以帮她洗头,也没什么大不?#35828;?hellip;吧?僵硬的挤出洗发露,僵硬的却又小心翼翼的揉搓她的头发,仿佛怕弄疼她似的,实则力气小到玖子根本感觉不到。


      “没吃饭是不是?”

      —— 确实还没有啊!!!!

      “用力点啊。”

      —— 不要说那么让人误会的话啊!!!!


      ?#19978;?#20102;玖子闭着眼睛,看不到三号?#25104;?#32416;结的表情。当然,也听不到她心情起伏巨大的os。头顶的泡沫有些多,溢到玖子的眼皮?#20808;?#22905;不舒服。她用手抹了抹,往三号那头扬了扬,不想再让泡沫进眼睛。胶原蛋白满满的脸,透着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特有的粉色。?#25104;先?#33592;的小汗毛被蒙上了一层细细的水雾,像颗刚被采摘的水蜜桃一般可爱。睫毛被打湿了,像一把油润的小刷子,闪着雨天里隐隐的光线。小巧的鼻尖,鼻梁是弯弯细细的一条。再往下是…微微翘起的嘴……


      “你怎么还不…唔……”唇被温热的气息堵住,是柔柔软软的触?#23567;?#36825;?#29590;?#30340;吻技,不用睁眼便知道是谁。胆子倒是大了些,也算有长进。三号的双手捧着玖子的脸,手上还残留着洗发露的泡沫。所以这个吻,是薄荷味的。


      舌头缠绕着分不开,从蜻蜓点水愈演愈烈,两?#35828;?#21628;吸都不免有些急促。玖子有些缺氧,将手?#37319;先?#21495;的手臂以支撑自己,摸起来怎么……嗯?


      “你洗澡都不脱衣服的吗?”

      “……”

      “该不会,是害羞吧?”

      “我…”


      玖子的眼神一下危险了起来,仿佛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要不,我帮你脱吧?”依旧不是疑?#31034;洹?br />

      “!”


      纤细的手指缓缓的解开病号服?#30446;?#23376;,里面是一件圆领的短袖。这种天气穿两件,也真是不?#23588;取?#22240;为被打湿了,衣服紧紧贴着身体的轮廓。想不到成天看起来病怏怏的人也挺有料的嘛?玖子示意三号举起双手,三号乖巧的照做,上衣一下被脱的干?#24359;?#22905;有些无所适从,挡也不是,不挡也不是。大家都是女孩子,再说玖子这么坦诚相见的模样,自己遮遮掩掩反而不好吧……


      接下来,便是下半身了。玖子抓住她?#30446;?#23376;,随?#21734;?#19979;身的动作把裤子也褪去了,继而从下由上仰望着她。这个视角让玖子看起来格外?#28982;螅空?#20013;又带着些勾引的意味。


      “你有没有想过,你是什么味道?”

      “嗯?”

      “首相说啊,我是栀子花味的。”

      “不…不是……你是草莓和薄荷味的…”

      “哦?”

      “嗯……”

      “所以,我也想知道,你是什么味道。”


      说完这句,玖子不?#20154;从Γ?#23601;将她的一条?#21364;?#22312;了自己肩上。随?#24202;?#24320;?#24039;却?#38376;,打算侵占那从未被踏足过的领地。圆圆的一小颗,是大门软软的门铃。挑弄着,撩拨着,在唇齿间玩弄着,变成了硬硬的门铃。一叩响门铃,响的不是铃,而是眼前的人。眼前的人有些站不稳,正紧贴着隔间的墙壁找支点,另一只手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舌头悄无声息的钻进去,舌尖在门铃与小路间来来回回的穿?#23567;?#22823;门的缝隙渗出了汁水,或许是喷头喷出的水流。带些消毒水的气味,有点发涩,像没成熟的青枣。就像她之前说过的,还真是个雏呢。肩上的?#20219;?#24494;的抖动起来,整个人似乎是要跌倒了,却又不舍?#20040;?#26029;她的行为。?#26049;?#24320;越大,做好了要接纳她的?#24613;浮?#21943;?#36820;?#27700;落在门上,莹莹着发亮,像是刚从海里打?#22363;?#30340;生鲜般诱人。


      “玖…玖子……”

      —— 是要求饶吧,我的嘴现在可没空。

      “玖子…我…我喜…?#19981;?#20320;……”带着喘息的,从眼前?#35828;?#22068;中含糊不清的跑出来。

      —— 哪有挑这种时候表白的?


      是要?#22836;?#22905;,还是要安抚自己突然加速的心跳呢?玖子也不清楚,只是将脸更往?#24039;让?#36148;近了一些,贪?#36820;?#21550;吸着她的汁水。舌尖加快了速度,不?#21916;?#24324;那颗已然肿胀的门铃。右手带着薄荷味的泡沫,猛然冲进了那条窄窄的小路。她要开垦它,要开拓它,要将它标记为自己的领地。哪怕眼前人疼的直起了身子,哪怕眼前人疼的倒吸冷气,也丝毫不留情面的横冲直撞闯进去。温暖的触感贴合着手指,犹如章鱼触角上的吸盘。是想让她快一些,又怕她再快一些。


      “好疼…”终是憋不住溢出一小声呜咽。

      “忍一忍,以后就会很舒服了。”声音透出情欲。


      大门最终被叩开,小?#36820;?#22260;栏被?#27627;?#30340;破碎。一股热流涌了出来,她知道那是什么,也知道那代表着什么。缓缓抽出手,是一丝浅浅的红色。玖子站起身,三号一下被抽离了魂?#21069;?#36300;倒在她身上,哆哆嗦嗦地发?#21734;丁?#29590;子抱着她,用力的嗅着她身上的气味,像是要?#26408;?#29983;命一样去记住。


      “玖子…我们一起…逃走吧……”

      “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25237;?#24577; 更多
      • 还没有打?#22270;?#24405;
      没有找到数据。
      广东快乐十分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