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第12章 第十二章

      作者:巧克力的王子餅干
      更新時間:2019-05-18 00:37
      點擊:264
      章節字數:3024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自泥潭事件后,小隊關系融洽許多,在訓練上幾人能做到相互扶持,但也有新的問題出現,那就是樂慧的文化課實在是太差,差到了什么程度,連混混頭邱禹中都不如。原因也很簡單,樂慧從小跟著師傅到處跑,文字都是東學一點西學一點,就一個師父要管生活又管學習,有些地方照顧不到也在所難免,所以理論課,樂慧是打心眼拒絕。

      經過這半個多月的共患難,小隊其他幾人也算是了解了點樂慧,這人也不是想的那么不學無術,至少身體素質、格斗上可以說得上是數一數二,但是這...基礎課...要說基礎傷痛處理上,還能結合經驗弄個半懂,但對于射擊理論、風向風速的研究判斷,這人能夠完全避開正確選項,真·學渣。

      那怎么辦呢,只能開小灶啊!這里面理論成績最優秀的貝晨承擔了半個老師的作用,一有空就拿著小本本和樂慧講解,樂慧半懵逼的點頭應和,在別的隊看來,別提多有趣了。

      “不是,我就是換了一種說法,你怎么又忘記了?”

      藍逸在去庫房清點藥品時,正好看見了可憐巴巴低著頭被貝晨訓斥的委屈樣,不禁覺得有趣,緩下步子悄悄聽著。

      “這就像是3+7你知道等于10,然后7+3你就不知道答案了,要學會舉一反三,而且明明套公式就可以了啊”,別說是樂慧接近崩潰,就連貝晨也快絕望,她突然能理解小時候班主任對于吊車尾同學的無奈。


      幾天后,藍逸讓樂慧晚上理論課結束后,來宿舍找她。軍醫的住宿環境在連隊里算得上優等,雖然房間不大,但至少是單人單間。

      算算理論課結束時間,藍逸將房間的窗打開,不多時,矯健的身影從窗外翻了進來,落地時一點聲音都沒露,要不是藍逸一直在等著,也免不了會被嚇著。

      “藍醫生,大晚上的找我有什么事嗎?”,樂慧捋了把剛剪短的頭發,為了方便訓練和滾泥潭,她前兩天正好把頭發剪得接近板寸,雖然方便清理但總覺得頭皮涼颼颼的。

      藍逸從抽屜里抽出一本筆記,遞給樂慧,笑言:“我看你基礎不是很好,馬上就要月底全面考核,我給你總結了一下課程重點,對你的學習會有所幫助。”

      樂慧眼前一亮,忙不迭得想要接過筆記,見藍逸手一縮,頓時有些急了,但又不敢硬搶,只能眼巴巴的瞧著,惹得藍逸發笑,緩聲道,“我也是有要求的,從下個月開始,你要自己記理論課的筆記以及心得,第一個月心得也不用太長,內容不能水。”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你的文化課基礎那么薄弱,但依靠死記硬背也不是辦法,所以我這份筆記,結合了目前理論課的一些基礎及衍生內容,能夠幫你更快的了解相關知識,但我也不希望你太依賴別人。因為在戰場中沒人會等你,也不一定會有人能幫你。”

      樂慧粗略的翻了翻筆記,看著上面密密麻麻的雋秀字跡,還有一些輔助圖形,心里像是有暖流沖過,雖然從小到大自己沒有缺乏愛與關心,但能夠如此細致的,藍逸還能算是第一個。

      “藍醫生,你放心,我不會辜負你的希望!”

      千言萬語,最后也只能用一句話表達,要是說之前回歸只是想爭口氣不拖后腿,那么現在樂慧有了更深層的目標,因為有人一直關心她,這種期待絕不能被辜負!

      藍逸的這份筆記也不像她形容得那么輕描淡寫,首先需要去了解當前理論課課程及方向,然后去尋找里頭相關的基礎應用公式和資料,接著將其融會貫通,以及添加一些代表性例子。還好最近軍醫訓練不頻繁,不然連熬幾天夜肯定挨不過。

      這份耗心血的筆記最后也沒有浪費,在月底綜合考核時,樂慧綜合成績排35,比預想得好多了,一隊人在樂慧理論課總分出來后歡呼出聲。而這次月底考核,不僅有3支小隊由于成績墊底被淘汰,還有些人受不了當前訓練強度,自愿離開。原本剩下的56位新兵,一個月后只有37位。


      “首先恭喜大家通過了第一階段訓練,留下來的比我預想的要多。但是我必須給大家一個忠告,你們在野狼進行了四五個月的基礎訓練,第二階段的訓練無論是難度、強度還是危險程度都會更高。而且特戰是擁有死亡名額的,如果你們在后續的訓練中死亡,我們并不需要承擔相應責任,要退出的可以現在站出來,沒有人會嘲笑你們。”

      第一階段主要是基礎技能訓練、基礎知識學習,承擔了一個篩選、磨煉的過程,所以大部分的訓練都在固定場地進行,特戰軍醫只需要輪流值班;但是第二階段,新兵們會被投入各種危險環境中進行演練,其危險程度幾何倍數上升,到時候特戰軍醫會不夠用,到時候會有一批野戰軍、軍醫院或是軍醫實習生前來幫忙,由此可見二階段的訓練危險程度。

      但現在也不比以前,為了讓目前新兵認識到二階段的危險性,隨后指導員鄔金將人帶到室內,播放一些危險訓練視頻片段及學員意外事件,更加形象得說明危險程度。經過長時間的沉寂后,有三位新兵宣布退出選拔,最后也就是34位新兵進入下階段訓練。

      當天,在宣布二階段即將開始的消息后,新兵們就解散可以自由活動,這也是大家近四個月來首次在下午就解散訓練的日子,大家三三兩兩聊天顯得有些輕松。

      樂慧揣著筆記偷偷摸摸的想要去找藍逸,結果就看到一群軍醫正在清點各類藥品,忙里忙外得搬東西。

      “金宏,去找幾個人幫忙搬一下東西。”

      “我可以嗎?”,站在門口的樂慧自告奮勇,“那你去幫藍逸吧”。彭奕蘭少校抬頭瞥了眼,眼鏡下的眼神異常犀利,看著樂慧和藍逸默契的配合,也沒說什么,繼續安排事宜。

      樂慧并不清楚藥品清點是想做什么,只是按著藍逸的吩咐四處忙活,下午的那場幻燈片介紹后,她根本沒被動搖,第一是早已看慣鮮血,第二還是目標明確。

      “今天來找我干什么?”

      忙完后也到了開飯時間,藍逸和樂慧一前一后,隔著半步走向食堂。

      “想感謝你來著,如果沒有你的筆記,我可能考不了那么高的分,還會連累隊友”,樂慧摸了摸懷中的筆記,再三考慮后還是沒有歸還。

      “這沒什么,好歹咱們倆也“同生共死”過,再說了如果你沒努力,我這份筆記也就等同于廢紙。”

      不知道為什么,樂慧很享受和藍逸在一起的時光,似乎時間都會過得飛快。

      等到告別熄燈后不久,沉寂許久的新手營地,再一次迎來了煙霧彈和催淚彈的光顧,一時間營房雞飛狗跳,所有想沖出來的人都被教官打了回去,呵斥帶上裝備。

      軍醫們站在一旁計算時間,以及隨時沖上去搶救被催淚太久的新兵。新兵們背著行李槍械陸陸續續的從營地里沖出,一個個捂著鼻子嘴巴,咳得眼淚鼻涕直流。樂慧扶著趙妍琪跌跌撞撞得跑了出來。

      見所有人都出來后,衛宜舉著秒表喊出集合時間,對新兵集合速度非常不滿意,呵斥后讓所有人負重武裝越野。


      二階段正式開始,所有人才知道它的可怕之處,其中一點就是沒有盡頭,首長沒有說需要跑多少公里,只是讓他們一直跑,就算是體力很好的樂慧,從凌晨跑到日出都感覺有些吃不消。到時候,兩腳綁上沙袋感覺根本邁不動步子,完全是靠著一股氣再往前跑。作為體力最好的一批押后成員,她還要時不時幫助落隊的隊友。

      “所有人,原地休息!”

      趁著休息的時間,隨行的炊事班立馬搬上還熱乎的早餐,軍醫們也穿梭在隊伍當中,檢查一些呼吸急促,面色慘白的隊員。樂慧盤腿坐在地上,吃著饅頭和清粥,總算感覺自己活過來了。

      “這是訓練的第一天,以后的訓練會比現在更苦更累,堅持不住的,現在就可以退出!”

      約莫過了十多分鐘,教官重新讓大家集合,接著往前跑。邊跑,教官還邊在一旁攛掇他們退出,可謂是居心險惡。

      坐在后車的藍逸瞧著路線,看了看指南針,對一起出行的范文利說道,“這個路線,怕是要去海邊。”

      “恩...看樣子是的”,范文利接過指南針,然后四處瞧了瞧情況,“的確是要進行水邊訓練。”

      “這個天氣...”,藍逸忍不住蹙眉,雖然說緊急情況不分季節,但現在一整天泡水里還是會很傷身體,與其是對女性,忍不住開始盤算飲食方面的調整。

      目的地也如他們所料,的確是在海邊,而且接下來一個月的訓練都將在這里進行,等到住宿安排好后,藍逸便去炊事班與班長討論飲食,而范文利則是檢查新兵們的身體,大概過兩天臨時軍醫們就會趕過來,到時候就是真刀真槍的訓練了。

      四月的天寒水里泡,俯臥撐仰臥起坐撐汽艇和教官,每一天的訓練都安排得滿滿當當,所有人回宿舍后都是一臉疲倦,短短幾天,就有兩個人選擇退出,樂慧躺在床上,下垂的手指摸到接下來的沙袋,心里還沒等多想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半夜,軍醫們偷偷摸到營地,為新兵們檢查身體,因為以前訓練一向不考慮隊員身體,所以士兵們看起來沒什么事,但其實膝關節、肩膀磨損嚴重,更嚴重還有可能落下傷殘。所以近些年開始,對軍醫們開展了針灸、按摩等相關課程,為重要兵種及時預防有關癥狀。

      雖然已經累倦,但樂慧也還留著些警惕,當有人剛觸摸到她膝蓋時,瞬間睜眼捏緊那只手,警惕的望著來者。

      “???藍醫生?”

      樂慧一臉驚喜的看著來者,這段時間訓練實在太緊湊,雖然知道藍逸也在這里,但一直沒機會來找她,當下看到心里忍不住的開心。

      “別動,我替你看看”,瞧著立馬松手躺好的樂慧,藍逸笑笑,仔細檢查了她的膝蓋,還好,雖然訓練比別人還重些,大概是姿勢妥當,膝蓋沒有什么磨損,身上也沒有傷,藍逸一邊幫她按摩腫脹的小腿肌肉,一邊念叨,“你的小腿繃得太緊,以后睡前記得多按按,等肌肉送下來再休息。”

      樂慧亮晶晶的看著低頭為她按摩小腿的藍逸,其實這些緩解方法她都知道,但只是現在訓練太緊,還要幫助隊友,實在太累,這才來不及按摩就直接睡著。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广东快乐十分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三肖六码3肖6码网站 免费 王祖贤裸体写真 2018世界杯在哪投注 扑克21点手机版官方下载 斗牛看四张牌抢庄技巧 重庆时时五星全天计划 打麻将十句必胜口诀 福彩3d五码组六遗漏 美女模特图片大全 捕鱼达人2破解版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