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第25章 -25-尾聲

      作者:吃貨紅毛
      更新時間:2019-06-13 20:13
      點擊:909
      章節字數:1784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尾聲


      天氣很好,大門打開后有清風飄進道場里。我踩在被冬日烘得暖暖的木地板上,手里握著幾乎跟我同高的竹劍,戰戰兢兢的把它舉起來。母親跪坐在道場的陰影處,身旁有一個木制盤子,里邊擺著些茶水。


      她面帶微笑,但不是在看我,而是看著我面前的父親,今天是我第一次練習劍道。手中這把成年人使用的竹劍讓我還未正式開始練習,手掌就已經隱隱作痛,父親似乎察覺到了這點。他用寬厚的手掌包住我的小手,在我耳邊低語,讓我不用擔心,慢慢來就好。


      我露出大大的笑容,心里涌出從未有過的安全感,父親輕輕踱步到我身后,開始用他強有力的臂膀帶著我揮刀,節奏很慢但十分精確。一拍、一拍、一拍,身體開始慢慢適應揮舞這把竹劍,母親對眼前的場景十分滿意,她淺淺的笑容使我的心情越發興奮,想讓她看看我自己揮刀的樣子,我掙脫父親的手,往前走了幾步,用自己的力量抬起竹劍卻感覺手腕承受著千噸的重量。


      我還以為是父親依舊控制著我的手,我轉過頭想讓他松開,但出現在我眼前的卻是財前千冬的臉。他的眉頭扭在一起,眼睛拱成八字形,嘴巴的形狀無法形容,就像那副光是看著就會帶來極度不適感的名畫。他在害怕著什么,但是周圍只有一片漆黑并沒有別人啊。


      除非,他在害怕我。


      財前千冬的眼球在眼眶里胡亂跳動,但視線始終指著我。這時他的嘴巴開始吐出些字句,可嘴巴開合的方向是橫向的。我盡力去聽他在說些什么,但總是模模糊糊,我探出身子把耳朵湊近他。他猛得一伸脖子嘴巴貼在我耳旁說,


      “你也會和她一樣。”


      我反射性的后仰身子,甩手把他推開,后退了幾步跌坐到椅子上。坐在我對面的是伊原小姐,她剛放下手中裝著抹茶冰沙的塑料杯。我眨了眨眼,坐正身子,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沒有加糖的紅茶,因為我最近正在減肥。


      “我們喜歡美,美是自然的。而我們厭惡丑,那丑便是非自然的。我們又害怕暴力,那丑并擁有暴力的東西會給予我們恐懼。恐懼作為人類原初情感的地位不可動搖,它從古猿階段就保護著我們,直到這燈火通明人類無所不能的時代。”


      伊原小姐兩眼無神,看著前方,要不是我正好坐在她前面我就要懷疑她是不是在和空氣說話了。她的嘴唇不停的開合,語速越來越快。


      “我們現在還害怕什么,上帝已死無信仰無神的庇護我們反而大步向前視恐懼如無物。但我們真的無所畏懼嗎倘若我們直面某種自然物進入非自然狀態更進一步非人物體轉化為人或者再進一步人從自然狀態變為反自然狀態繼續往前……”


      我聽不懂伊原小姐在說什么,也不知道她為何要在這種時候放出這些不知所以的話語。但我感覺如鯁在喉,只想回家。我低下頭躲開伊原小姐的視線,尋找回去的辦法。


      啪嗒一聲,有什么東西落在我的肩膀上,我轉過身看到了我的家人。在心里松了口氣,因為我回到了雨林。空氣里彌漫著濕熱的水汽,到處都是藤蔓與碩大的板根連接著繁茂的大樹。我跟著我的家人往前走,樹葉上滴下的水珠從我的頭頂流向脖子,劃過背部最后抵達腳踝。這是我再熟悉不過的感覺了,我回來了,我終于回來了。我的家人在前面,還有更多人,他們在等我。我被帶走,被折磨,終于又回到這。我是……


      不是我,我不是我。我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虎口和手指內側的老繭是我這十五年來練習劍術留下的痕跡,伊原小姐就是用這個判斷出我的背景。那,我是誰?我抬起頭,眼前的家人們伸出瘦如枝條,表皮光滑的白色手臂,手心向上,是在邀請我。但不對……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個應該跟他們走的人,我無助的用雙手掩面,手心傳來意想不到的觸感。粘稠,腫脹,我稍稍用力便聽見令人作嘔的噼啪聲,指縫中有肉被擠出的詭異觸覺。我一驚,伸開手想看清發生了什么。


      而在我眼前的是一雙蒼白、削瘦、手指細長的怪手。這不是我……這是財前千惠。


      我被自己的尖叫弄醒,從噩夢中逃脫。我坐在床上,大口的呼吸周圍的空氣,確認里面沒有什么雨林濕熱的水汽。但我確實濕透了,睡衣黏在赤裸的身上,劉海也被汗水沾濕刺痛著我的額頭。我從床上起身,一邊回想剛才不可名狀的夢境,一邊走向客廳。摸著黑找到桌子上的水壺倒了一杯水,用要吞下杯子的氣勢往嘴里倒。


      如果我猜得沒錯,我會夢到這種不尋常的事物一定和我在密室里見到過去是財前千惠的怪物有關。伊原小姐那次在前往財前宅邸的車上醒來時,那副精疲力盡的姿態肯定也是做了類似的噩夢。她絕對知道我在初次見到那超越自然的東西時,肯定會有一個難熬的夜晚,但是卻閉口不談。


      我重重的放下杯子,空無一人的客廳回響著代表我憤怒的聲音。


      “我一定要宰了伊原紫那個混蛋!”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O只笑好 贊賞了 300 點“發出了嚇哭的聲音”
      沒有找到數據。
      广东快乐十分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36选7开奖时间星期几 重庆时时如何取款 沈阳沐足店 317和367联合走势图 福利彩票选号器 金蟾捕鱼高手捕鱼攻略心得 山东时时走势图 达人千炮捕鱼 捕鱼能下分 夺宝电子飞鸟派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