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第15章 彩月Klimbim ch15

      作者:天理鶴情
      更新時間:2018-12-25 08:33
      點擊:2141
      章節字數:2487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和學習成績,吹奏上低音號的水平,游泳的速度——這些直觀能看出好與壞的事物相比,戀愛似乎是更為琢磨不透的東西,沒有人來指導何為“正確”的戀愛……硬要說的話,有也算是有,經常能見到所謂戀愛達人出來洋洋灑灑高談闊論,但那并不通用于每個人,至少夏紀覺得不一定適用于自己。


      看著男友櫻井拓海在圣誕夜前興高采烈的模樣,夏紀感到有點抱歉,這個抱歉感一直持續到次日上飛機前也沒有減少,與他的興奮勁相反的,夏紀的心情可以說是相當平淡。


      圣誕夜,拓海訂了高級餐廳的餐位,之前一個星期都神神秘秘,夏紀還在納悶他要干嘛,結果吃飯中途他突然就拿出一個小盒,說是禮物要送給她。


      打開里面裝的是項鏈,夏紀的第一反應是幸好不是戒指,不然真的就頭疼了,但,看到是項鏈也很讓人困擾……這種時候應該高興才對吧?畢竟是男友送的,而且的確是很漂亮的一條項鏈,可高興的成分只占了部分,困擾則占了更多,甚至還有一丟丟的惱火:既然要買那么貴的東西,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


      但那樣就太無理取鬧了,這項鏈大概花了拓海不少打工錢,別人特意買的禮物于情于理都該好好收下才是。


      可我并不想要啊……


      夏紀不是那種能心安理得接受貴重品的人,接受了禮物就該拿出同等的回報,可是,該回報什么?同樣的貴重品嗎,又或者是進一步的進展?


      拓海經常會在言行中表現出羨慕成家那種傾向,夏紀沒有同樣打算,因此都巧妙地回避掉了,拓海沒有多說什么,兩人才交往了沒幾個月,但要說的話,他想要的應該就是后者……也是人之常情的事情,夏紀在內心表示理解,但真的要把自己搭進去,她還是要再三考慮過的。


      說到這里,夏紀有點后悔,不應該那么早答應,搞得現在像是喪失了一枚籌碼——啊啊,這么說有點過分,在戀愛中談籌碼什么的,不過姑且就先這么說吧。


      之前拗不過拓海的軟磨硬泡,回想起來大概是在十一月吧……兩人發生了第一次關系,夏紀不算守舊的人,對H沒太多所謂,而且到大學了才第一次說不定還算晚的?連希美和霙都要更早——希美沒有明說,但從她躲躲閃閃的言談中能猜到應該是有過。


      再加之拓海也很溫柔,起碼她覺得是挺溫柔的,倒沒有多痛,除此之外也沒有過多感想,并不像許多描述一樣多么令人心曠神怡,拓海看起來的確很努力,不過夏紀覺得他的努力好像是無用功,有那么幾次自己這邊才剛有點感覺,他就停下來了——這就已經結束了?她沒好意思說出來,想了想講出口會很麻煩,拓海可能會因為受打擊和自己吵起來,夏紀討厭和優子玩鬧一樣吵架方式以外的吵架。


      所以比起正戲,夏紀反而更喜歡事后他多抱著她一會聊聊天這個時段,可惜每次都很快就結束了。


      ……撇開這些不談的話,櫻井拓海確實算個不錯的男性,樣貌陽光帥氣,身材高挑,性格溫和,對女友提的要求在自己力所能及范圍內基本是有求必應,屬于書本和電視里都會夸夸的優質男友。


      果然是自己太不容易滿足吧?…


      總之,夏紀既不想過多付出也不想過多索取,只是維持現有的狀態還行,一旦這個天平往哪邊偏,她就要開始斟酌了。




      夏紀并不討厭他,也不想傷害誰,對拓海她可以說是挺喜歡的,雖然喜歡到會為他痛哭流涕的程度,那談不上,不過普通的喜歡也是喜歡。


      這個時候她總是會想起希美,包括現在。乘務員推著餐車過來,問夏紀要什么飲料,她說要橙汁,乘務員倒了一杯遞給她,謝謝,夏紀把杯子放在小桌板上,而就繼續回憶著那天的希美,受傷、痛苦、挫敗又糾結的那位朋友。


      希美和霙,自己的那兩位朋友之間的戀情仿佛被荊棘纏繞,夏紀從優子口中得知過一點霙那邊的詳情,不和時候兩人似乎都相當痛苦,夏紀是希美這邊的目擊者,她想,那樣的糾纏乘以二會是什么感覺?


      夏紀沒辦法想象,但卻由衷地羨慕能擁有那種深刻情感的希美和霙。




      飛機比預定時間晚點了十五分鐘,剛下飛機,手機就開始響個不停,夏紀回著消息和電話,給拓海說已經到關西機場了,“那開學見啦”,低頭看到掛在脖子上的項鏈,拓海輕快的語氣令夏紀輕快不起來。


      回到家還是收起來,開學了再找機會還給他吧……夏紀不由抱歉地思索著。




      一學期沒回宇治了,坐在車上回到家鄉,沿途的景色都讓她有種親切感。晚飯在家吃,母親準備了一桌家宴等著自己,沖繩的美食固然有特色,不過還是自家的飯菜更合口味。吃完飯洗完澡,和家人寒暄了一會,夏紀回去臥室,洗澡時候把項鏈摘下來了,她連當時拓海送的盒子也一并帶了回來,夏紀看了看,把項鏈收回盒中裝進背包,免得回程時候忘了。


      夏紀躺倒在床上翻著未讀消息,正準備和希美和優子回,突然打進來一個電話,是高中吹奏部的朋友畑中打來的,她吹長號,不過和夏紀一樣同屬吹得很次的隊列,甄選時候也被刷下來了,一起做手工掛飾時候聊著聊著覺得很投緣,慢慢聯系就多起來,她喜歡打球,夏紀周末有時會和她一起打。


      “我喜歡打球,但如果要打晉級賽啊之類,我就不愿意了,總感覺喪失了樂趣。”畑中是個隨性的人,對音樂的態度也是如此,得知自己沒過甄選被淘汰下來她反而松了口氣。


      回到電話。


      夏紀以為畑中是來找自己打籃球的,結果并不是。


      “要不要去,咖啡廳?”


      “嗯?你想喝咖啡?”


      “不是啦。”


      “那怎么,咖啡廳有什么好去的嗎?”


      “不一樣,據說是百合咖啡店。”聽筒里的畑中壓低聲音,神神秘秘地說道,夏紀的腦海中浮現出占卜屋一樣的場景,“百合……”,“就是女同性戀…!”


      “這個我知道啦…不用講那么直白。”


      可是,自己去不也可以嗎?


      “我有點怕,夏紀,陪我一起嘛。”夏紀聽了感覺好笑,咖啡店的服務員又不會吃人,有什么好怕的。


      “不找其他朋友嗎?”


      “別的基本都是同班,我怕被誤會。”


      怕被誤會是同性戀,又對這方面感到好奇,原來如此。夏紀靠著枕頭,一想自己的兩個朋友在一些人眼里竟然還是「害怕」的范疇…就感覺聽起來有些微妙,但夏紀沒有對畑中說出來。不過…說起來,宇治原來還有這種地方嗎。


      “可以啊,什么時間?”


      “明天下午吧,快過年了,過年應該就不開了,早點去大概還能來得及。”


      夏紀答應了她,掛掉電話,她翻看消息發現優子其實先邀請了自己明天下午要不要一起看電影。


      不好意思,已經先和人有約了。她本想打明晚可以,不過和畑中好久沒見了,兩人說不定就一起吃吃晚飯,敘敘舊時間就挺晚了,還是明天以后吧。




      「不好意思,剛和另個朋友有約,明天之后吧。」


      夏紀打下字,按下發送。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拉法葉
      拉法葉 在 2019/09/22 22:43 發表

      真的ntr了

      Pluvia
      Pluvia 在 2019/03/10 15:54 發表

      要嗨起來了感覺!

      顯示第1-2篇,共2篇
      广东快乐十分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1. <output id="tdveg"><ruby id="tdveg"></ruby></output>
      2. <mark id="tdveg"><button id="tdveg"></button></mark>

          <listing id="tdveg"><object id="tdveg"></object></listing>
          银川酒店小姐 90后非主流美女人体艺术 欢乐二八杠游戏下载 加拿大28双组合预测100% 惠州淡水酒店一条龙 pk10赛车9码计划倍投 海口站街女绿化带 北京pk哈赛车官方网站 时时缩水软件在线 psv什么游戏好玩